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抒怀剑缘

微信公众平台:gh_023d1c6ef23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品读》晏几道《临江仙》  

2014-08-18 10:11:07|  分类: 文史古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品读》 20120528-晏几道《临江仙》
临江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晏几道

 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去年春恨却来时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

记得小蘋初见,两重心字罗衣。琵琶弦上说相思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晏几道,1038~1112年,北宋词人。字叔原,号小山,北宋抚州临川县文港乡(今属南昌进贤)人。晏殊第七子。历任颖昌府许田镇监、乾宁军通判、开封府判官等。性孤傲,晚年家境中落。词风哀感缠绵、清壮顿挫。有《小山词》。
  晏几道一生清狂磊落,纵弛不羁,曾为许田镇监、开封府推官等小吏。他与苏轼、黄庭坚先后同时,文章翰墨,自立规模。他的词风真挚深婉,工于言情,与乃父齐名,世称“二晏”。但当时及后世作者都对他评价很高,认为造诣在晏殊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小山词多怀往事,抒写哀愁,笔调整饱含感伤,伤情深沉真挚,情景融合,造语工丽,秀气胜韵,吐属天成,“能动摇人心”。虽反映生活面窄,而艺术境界较高。词风接近李煜。他的《临江仙》、《鹧鸪天》、《阮郎归》等,都是历来传诵的名篇,其中新辞丽句,深为论者所叹赏。
       晏几道的性情品格,在中国二千余年的士人中,应当算是很特殊的。
  他是北宋宰相兼文学宗匠晏殊的第七子,“平生潜心六艺,玩思百家”(黄庭坚《小山词序》),有深厚的文化修养。
  以晏几道的门第与学养,如果想出来作官,以至于飞黄腾达,无疑将是很容易的。但是他恬淡自守,轻视禄位,既不去应进士举,也“不能一傍贵人之门”。
  古代士人之求官者可分为两种层次。上者有济世安民之志,想取得政治地位以施展其抱负;下者则想猎取官职以享受富贵。
  晏几道大概自揣没有经邦济世的才能,而又安于淡泊,不慕荣利;同时,因为他是宰相之子,少长京华,从家人亲友中熟闻官场之混浊,倾轧之剧烈,故对官场怀有一种厌恶之心情,避之惟恐不及。

       在当时的著名文士中,惟一与晏几道深相契合者就是黄庭坚。

【赏析】

        这首词的上片写“春恨”,描绘梦后酒醒、落花微雨的情景。下片写相思,追忆“初见”及“当时”的情况,表现词人苦恋之情、孤寂之感。全词怀人之时,也抒发了人世无常、欢娱难再的淡淡哀愁。
  上片起首两句,写午夜梦回,只见四周的楼台已闭门深锁;宿酒方醒,那重重的帘幕正低垂到地。
  “梦后”、“酒醒”二句互文,写眼前的实景,对偶极工,意境浑融。“楼台”,当是昔时朋游欢宴之所,而今已人去楼空。
  词人独处一室,寂静的阑夜,更感到格外的孤独与空虚。企图借醉梦以逃避现实痛苦的人,最怕的是梦残酒醒,那时更是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了。
  这里的“梦”字,语意相关,既可能是真有所梦,重梦到当年听歌笑乐的情境,也可泛指悲欢离合的感慨。
  起头二句情景,并非一时骤见而得之,而是词人经历过许多寥寂凄凉之夜,或残灯独对,或酽酒初醒,遇诸目中,忽于此时炼成此十二字,如入佛家的空寂之境,这种空寂,正是词人内心世界的反映。
  第三句转入追忆。“春恨”,因春天的逝去而产生的一种莫名的怅惘。
  “去年”二字,点明这春恨的由来已非一朝一夕的了。同样是这春残时节,同样恼人的情思又涌上心头。
  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写的是孤独的词人,久久地伫立庭中,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;又见双双燕子,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。 
  “落花”、“微雨”,本是极清美的景色,在本词中,却象征着芳春过尽,伤逝之情油然而生。
  燕子双飞,反衬愁人独立,因而引起了绵长的春恨,以至梦后酒醒时回忆起来,仍令人惆怅不已。
  过片是全词枢纽。“记得”,那是比“去年”更为遥远的回忆,是词人“梦”中所历,也是“春恨”的原由。
  小晏喜好以属意者的名字入词,小蘋就是他笔下的一个天真烂漫、娇美可人的少女。
  本词中特标出“初见”二字,用意尤深。梦后酒醒,首先浮现脑海中的依然是小蘋初见时的形象,当时她“两重心字罗衣,琵琶弦上说相思”。
  她穿着薄罗衫子,上面绣有双重的“心”字。此处的“两重心字”,还暗示着两人一见钟情,日后心心相印。
  小蘋也由于初见羞涩,爱慕之意欲诉无从,唯有借助琵琶美妙的乐声,传递胸中的情愫。
  弹者脉脉含情,听者知音沉醉,与白居易《琵琶行》中的“低眉信手续续弹,说尽心中无限事”,一样的故事。
  “琵琶”句,既写出小蘋乐技之高,也写出两人感情上的交流已大大深化,也许已经无语心许了。
  结拍两句不再写两人的相会、幽欢,转而写别后的思忆。
  词人只选择了这一特定情境:当时皎洁的明月映照下,小蘋,象一朵冉冉的彩云飘然归去。
  李白《宫中行乐词》:“只愁歌舞散,化作彩云飞。”又,白居易《简简吟》:“大都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”
  所以历代都以彩云借指美丽而薄命的女子,其来历仍从《高唐赋》“旦为朝云”来,也暗示了小蘋歌妓的身分。
  最后两句因明月兴感,与首句“梦后”相应。如今之明月,犹当时之明月,可是,如今的人事情怀,已大异于当时了。
  梦后酒醒,明月依然,彩云安在?空寂之中仍旧是苦恋,执着到了一种“痴”的境地。
  这是晏几道的代表作。内容上,它写的是小山词中最习见的题材——对过去欢乐生活的追忆,并寓有“微痛纤悲”的身世之感;艺术上,它表现了小山词特有的深婉沉着的风格。可以说,这首词代表了作者词的艺术上的最高成就,堪称婉约词中的绝唱。
  这首词在艺术手法上,运思用笔,回环往复,或实或虚,腾挪顿挫,甚为高妙。
  起二句是写作者当前的寂寥情况。楼台帘幕是以前与小蘋一起饮酒听歌之地,现在人去楼空,是酒醒梦后了。这两句造境甚高,康有为评为“华严境界 。
  下面写回忆,又分两层。“去年春恨”三句是“较近的一层回忆”;“记得”以下直至篇末,“是更远的回忆”。
  这两层都是追想,并非当前实境,却都写得形象鲜明幽美,这叫做“虚者实之”。
  写去年春天怀念小蘋(所谓“春恨却来时”),独立花前,闲看双燕飞翔,非常凄凉寂寞,但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两句却造境极美。这两句虽是借用五代时人翁宏的诗句,但却浑成天然。
  下片写初见小蘋时,不直接写其容貌与才艺,而是用“两重心字罗衣”的服饰以衬托其妍美,由“琵琶弦上说相思”的动作以衬托其才艺与聪慧。
  末二句怀念小蘋,但也不直说,而是用借喻之法,将小蘋比作天上的“彩云”。当时明月曾照过彩云,现在明月仍存,而彩云不见了,表现出无限怅惘之情。
  这首词造境幽美,用笔空灵,“楼台”、“帘幕”、“落花”、“微雨”、“罗衣”、“琵琶”、“明月”、“彩云”等一系列幽美事物的景象,错综配合,或实或虚,如同闪光的五色琉璃,眩人眼目,将小蘋衬托得如在仙境。下面我提两个问题。第一,小蘋本人是否真像晏词中所叙写的有那么高的品格?第二,假若这首词传到小蘋那里,她是否能体会出晏词中的义蕴与境界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